域棂

約稿請私信哦(๑•́ ₃ •̀๑)

追沙海的感觉就是
自作自受半死不活心甘情愿的被官方拿十年份的老朽刀不要钱的往心口上插
老吴说
“不许叫他小哥。”
“他要是走了,那就真把我得罪了。”
“看到你,好像看到了当时的我。”
“我三叔说过…”
“我三叔…他不是人。”
“咱们要走了,给潘爷道个别!”
黎簇问你怕吗?
老吴说我当然怕啊,但是我有两个朋友,有他们在,我就不怕了。
那你现在不怕了?
老吴说我还是怕啊,但是我一害怕就想他们,我就不怕了。
老吴说,你害怕的时候,想想我就行。
胖子说
“天真,多少年了咱就不能笑一个?”
“我看到他们,就想到咱们年轻的时候啊,现在讲情义的小孩可不多了。”
“老了老了,像我们年轻的时候,我和天真,还有小哥,我们仨那会,新月饭店算个啥?”
张日山说,咱们俩第一次见吧,这么相信我?
胖子说:“姓张的我都信。”
老闷呢?老闷至今出门未归,居无定所,他自己寻寻觅觅,其他俩人跟着他一块寻寻觅觅。

哥仨还有黑花这五个啥时候能聚齐像贺岁篇一样快快乐乐整整齐齐热热闹闹再吃个团圆饭我简直能原地爆哭升天了

我好恨啊官方,十年了你都不放过我
不放过我啊卧槽

评论(7)

热度(95)